文献资料

首页 > 文献资料 > 学者随笔 > 正文

“代孕产业”繁荣背后是监管的全面沦陷

来源:谭海生
1630
2010/4/2

谭海生

红网

发布时间: 2010-3-30

 

 

    虽然关于代孕的报道不少,但直到目前。代孕产业仍不为众人所深入了解。这究竟是一条怎样的利益链条,代孕妈妈是如何被找到的,代孕中介如何运作,代孕过程如何完成?(329《南方都市报》)

   

    看完整篇新闻报道,笔者犹如在看一部跌宕的影视作品,情节的曲折,角色的众多,反映的社会现实的深度,堪与一部悬疑式的现实主义小说媲美。而这部“作品”中处于绝对弱势地位的“代孕妈妈”们的生存状况,所遭受的磨难与伤害(生理与精神),与哈代笔下的苔丝相比可以说是不相伯仲。

   

    “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,以医疗为目的,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、伦理原则和有关规定。禁止以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”,这是国家卫生部于2001年颁布实施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中明确规定。而如今,这部规定已经颁布近9年有余,但实际情况却与立法者的初衷背道而驰,远未达到得立竿见影的效果,这一“代孕妈妈”产业链的深刻揭露就是其有力的现实注脚。问为何会出现这一尴尬现实,责任该向谁追究等诸如此类涉及社会经济分析、文化心理解释、体制等方面的问题,笔者在此并不想做过多赘述。只是力图呈现这一“诡异“产业链中所反映的政府管理漏洞,力求引起相关部门的反思,以求能让这挑战传统道德和人性的产业链适可而止。

   

    “公司化运作”、“通过代孕网站寻找代孕妈妈”,这反映出的是这一产业链的合法性,能够实现公司化运作,而且能够通过网络这一十分显眼的平台进行宣传活动,试问工商管理部门何在?网络信息监管部门的职能又在何处?市场经济具有自发性的弱点,所以迫切需要政府的宏观调控和监管,“代孕妈妈”产业化运作,其不可忽视的是“代孕市场”的非法存在,但更不可容忍的应是相关部门的“无作为”;若有作为,但现实情况如此严峻,那其背后的利益分配则更能引起人们的联想。

   

    “在安全培训中,公司首先表示会给代孕成功的妇女发放一套价值500元的假证件:假身份证,假结婚证,假准生证。”假,假,假!一切都假,而且这一系列的假将伴随一位代孕妈妈度过长达一年的时间。面对这一系列的假,不知相关部门又会作何解释?这一系列“假”拷问的是城市管理工作人员,民政人员,拷问的是一系列证件的产生机制。

   

    “代孕妈妈”们“代孕之旅”的最后一站是医院。据报道,“代孕妈妈”们所入住的医院,都是被“打点好”了的医院,并不会出什么岔子,不知道“打点”好这些医院需要多少的经济支出。需要做好保密工作,又要提供相关的“先进技术”,想来“打点费”肯定不菲。面对医院的联盟,相关卫生部门又该做何解释?其背后是否又有利益的再分配呢?

   

    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”,这些漏洞的存在显而易见是“代孕产业”不断“繁荣”的重要原因,如何使这些裂缝尽快愈合,更是值得大家深刻的反思。 

  

 

分享到:
相关文章:
  • 2006/10/10 我看“孙志刚”案
  • 2006/10/10 法律道德化的反思
  • 2006/10/10 什么是法学家的
  • 2006/10/10 走向法律的感性
  • 在线调查

    Online survey
    2010年11月28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《社会保险法》,作为我国社会保险领域的第一部法律层级的规范性文件,您对其实效的预期:
    该法的实施将极大的提升公民社会保险权益的保障水平
    该法规定过于原则,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社会保险制度的现状
    该法的实效,取决于多重因素,有待观察